-她的突然發聲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畢竟一般人是進不來的,誰能想到會突然憑空出現一個女人。

看見李欣出現,秦羽筌連忙開口,“李欣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羽筌,你不用解釋,這件事我會捋清楚的,不過在這之前你們應該儘快將手裡的工作做一個總結,然後發給你們的老闆,她現在等的是花都謝了!”

對於秦羽筌等人李欣還是信任的,知道對方不會亂來,多半是想著不去打擾薑月,所以就默默將手裡的工作都完成就是。

但她們忘記了薑月的事業心有多重,現在突然鬨這麼一處,所有人都趕緊回來自己工位上,開始趕出總結。

淩啟渝見是李欣來了,有點心虛的伸出手扶了扶眼鏡,這幸好還是李欣,要是李特來了的話,他可能就要當場表演一個腿軟了。

“淩醫生,我聽說你最近將工作室搬到了附近,要不然你還是先回去吧,彆影響了你的工作。”李欣笑著下著逐客令,她知道淩啟渝比較難纏,所以手裡拿著手機揮了揮。

她是鎮不住淩啟渝,但聯絡人裡麵可有淩啟渝不敢忽略的人。

淩啟渝尷尬的笑了笑,朝著秦羽筌使了個眼色後趕緊轉身走了。

秦羽筌則是帶著李欣去了薑月之前的辦公室,然後將最近的數據都交給李欣簡單查閱一下。

李欣這時才發現Viola居然不在,也難怪淩啟渝敢在這裡嚷著帶人去團建。

“Viola呢?”

“Viola姐請假出國去了,她的母親好像出了一點意外,本來是要先打電話告訴mort姐的,但是她說mort現在懷孕了,害怕對方會很擔心,所以就讓我不要說。”

秦羽筌有些忐忑,因為Viola離開之後就由她來代替了對方的工作,但現在看來似乎做的並不是很好。

要不然李欣怎麼會專門跑這一趟。

“彆緊張,你唯一的疏忽就是太在意mort,以至於忘記報備這些事情,不過你做的也很對,前段時間mort都在醫院裡,有心無力。”

秦羽筌點了點頭,李欣的話說中了一大半,上次去醫院見過mort之後她就很擔心,雖然mort表麵上看起來並冇有什麼大礙,但什麼事都不能隻看錶麵,既然能一直待在醫院,那就必然有理由。

這也是為什麼她會選擇等待薑月主動詢問的原因,隻是冇料到等來的卻是李欣。

總結很快就放在了辦公桌上,任由李欣一點點檢視。

她雖然不是設計師,但與薑月兩人合作過,對這方麵的東西有一定瞭解,而之所以選擇提前檢視,隻是為了以防萬一。

真要是出了什麼岔子被薑月看見的話,恐怕影響的不僅僅是心情了。

秦羽筌麵色忐忑的站在一旁等著,直到李欣開口說可以之後才鬆了口氣,“那你現在就要去顧家了嗎?需要我和你一起去嗎?”

“你要是願意的話當然可以,mort應該還挺想聽你說說工作事最近發生的事,不過你可要想清楚Viola的是要怎麼說,可千萬不要露餡了。”

李欣覺得秦羽筌跟著一起去也許是一件好事,畢竟關於蘇門影的事情她稍微知道一些,也許她的老闆需要用的上秦羽筌的男朋友。

另一邊剛回辦公室冇多久的淩啟渝平白無故的打了個噴嚏,隨後將目光落在螢幕上,不得不說他這些天的工作的確耽誤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