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本來還以為這些人都是組織的敢死隊,看來是誤會了,之前1988年的案子難道也是這樣的嗎?具體的我不怎麼瞭解,估計得去看看宗卷。

我讓人暫時繼續審問,自己來到檔案室,在一名警員的幫助下,我才找到了那份陳舊的宗卷,立刻就在上麵瀏覽了起來。

上麵描述了有關致幻劑的事情,當時死亡人數高達312人,受傷的432人,接著連續發生的案子,死傷人數有增無減,發生這種情況上一任局長早就被革職處理了,剛好在1990年的時候,黃局才上任,之後卻冇有發生類似的案子了。

也不知道是他運氣好,還是那些罪犯慫了,不管怎麼樣,他還是當了這個局長許多年了。

我看著宗捲上的其他內容,上麵描述的一些資訊跟剛纔發生的很像,還冇看完,我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何笙,你冇事吧?”

我回頭一看才發現的劉雨寧,我放下宗卷,來到她的身邊:“出院了?”

“是的,冇事當然回來了,我剛纔聽說了醫院的案子!”

“冇錯,我現在要去找黃局了,估計他不會不同意了吧!”

誰知道還冇動身,一名警員就跑過來說:“黃局同意你之前的計劃了,杜啟泰正在拘留室等候,你過去吧!”

“行,這件事不能再耽擱的!”

我來到拘留室,隔著一些欄杆對著杜啟泰說:“黃局已經答應你的要求,我現在要帶你去一處技術室,你可彆耍什麼花樣!”

“啊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他會答應的,因為再繼續下去,估計還得死更多人,哦哈哈哈!”

“你早就知道組織會繼續行動?”

“當然了,你連我都敢抓,他們肯定要報複啊!”

“你這個混蛋,我告訴你,配合我們把他們的據點端掉,我就幫你爭取半年怎麼樣?”

“早就說好了,冇問題的,當然以我的權力啊,最多隻能掃清一部分,畢竟我在組織裡也隻是個小頭目而已。”

“能搞定多少算多少!”

“那好吧!”

我帶著杜啟泰來到了早就準備好的一間技術室,這裡配置是非常先進,不管是電腦還是生活環境,都是警局裡比較好的了,而且一份豐盛的飯菜就在飯桌上放著,後麵有溫暖的床鋪,旁邊還有獨立的洗手間。

杜啟泰看到一台高檔的液晶屏電腦,頓時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般,非常興奮地撫摸著鍵盤,還有主機。

“你知道嗎?何神探,我最需要的是這個!”杜啟泰用力地拍打著鍵盤興奮地好像個精神病人一樣。

“你彆激動,馬上給我查,找出指示醫院那些人發動攻擊的元凶!”

“彆急,我很快的!說好會幫你,就不會食言!”

杜啟泰快速地打開了電腦,一邊稱讚著這玩兒配置還行,但卻回頭說:“這電腦應該在你們警局裡是最好的吧,不過相比我之前在東瑪麗修道院的那個,差太遠了!”

“東瑪麗修道院??”

“額,不小心說了出來,冇錯,那些人就在修道院,但你們不用我教你的辦法是找不到的!好了!showtime!讓我教教你,什麼纔是真正的黑客技術吧!”

杜啟泰激動地說著,馬上以風一般的速度敲擊著鍵盤,很快螢幕前自動打開了一個我完全看不懂的程式。

然後我竟然親眼目睹了他攻破了我們警局的內部係統!!

杜啟泰雖然是個犯罪狂魔,但電腦技術方麵,還真是個高手。

我正想罵他,誰知道他說:“彆急,我這是幫你們的,我會故意釋出個訊息,通知修道院的人,過來救我,然後你們埋伏後,攻擊他們,然後故意放他們走,這樣你們再跟蹤他們,就能找到修道院了!”

“額,你乾嘛不直接告訴我,修道院的位置呢!”

“其實那地方的具體位置我也不清楚,我當時使用電腦是在修道院附近的一個村子而已。”

“你這是在撒謊?你還想逃跑?”我試探性地問道。

杜啟泰馬上搖頭:“冇有啊,何神探,都什麼時候了,我怎麼會還想跑呢?”

說著他繼續瘋狂地敲擊著鍵盤,很快他打開了一個軟件,有一個人正在聊天,他發了幾張警局守衛薄弱,被攻破的係統的截圖,對方很快就相信了。

接著他又說:“他們知道我被捕了,但不知道我跟你合作,他們肯定覺得我在假裝幫你!”

“我又怎麼知道你是真的幫我,還是跟他們沆瀣一氣呢?”

“那就看你自己吧?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杜啟泰攤攤手說道。

我當時真的很想一拳頭打過去,但訊息已經釋出了,估計修道院那邊今天黃昏就會有人攻來警局。

他們說了一共有上百人,看來必須要聯絡武警隊了。

我讓幾名警員鎖好門盯著杜啟泰,自己馬上去找黃局,告訴他現在的情況,他馬上拿起電話通知武警隊和特警隊準備好。

刑警隊也必須配合,這一次我們召集了好幾百名警員站在了警局的空地上,整裝待發,然後埋伏在周圍。

周圍的十字路口都有我們的人,為了能完成任務,我和劉雨寧等人也加入了埋伏的工作。

果然在時間到達之際,幾輛裝甲車朝著警局開了過來,我們拿著手機一直看著它們靠近,遠離警局還有大概一公裡左右,我們就從各個關卡中衝了出去,四麵八方的警員很快就把幾輛裝甲車包圍了。

在無數子彈的穿梭下,上麵的人被迫下來了,但他們冇有投降,而是負隅頑抗。

這是我們預料的,在一陣激戰後,有幾個人果然想逃跑,李凡帶著不少人追了過去,我們懲罪小組也跟著特警隊的背後上了幾輛裝甲車追去了。

武警隊分了一批人手把罪犯帶回去,接著又跟了過來。

我們經過不少馬路,忽然開到了一處森林,那幾個人一直跑了進去,這個地方不能開車了,我們隻好下車,拿起警用武器,潛入了森林。

這片森林非常茂盛,幾乎每走幾步都能看到一排排整齊的樹木,遮蓋了我們的去路,幸虧肖元德等人拿了電鋸,直接分開了眼前的植被。

穿梭過去後,我們果然發現不遠處依稀地出現了不少陳舊低矮的建築物,一座深邃的荒村在我們的眼前展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