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個不能進入祭壇之中,隻能站在鐵護欄的外麵,這些鐵護欄是村民們昨天晚上臨時搭建的,為的就是能順利舉行這次大祭祀。

阿龍爺接過一名祭師手中的火把,對著祭壇前麵的一個火盤點燃了上麵的木柴,很快暗夜之神石像之前就燃燒了烘烘烈焰,到處黑煙滾滾,不少烏鴉發出呀呀的怪叫聲,盪漾在整個村子的每個角落。

除了阿龍爺外,出席的人當然還有柏修斯一家了,這幾天人我們都故意冇有再傳喚他們了,這些人都以為我們已經排除了對他們的嫌疑。

當然盯梢工作是一直都在保持的,直到今天我才把人叫了回來。

點燃了聖火後,阿龍爺拿起一份詔書一般的檔案,放在手上使勁地閱讀了起來:“我們偉大的黑夜之神,非常感謝你每年提供給我們的繁榮和昌盛,這一年我們依然會給你奉獻上一個祭品,這個祭品不是誰,正是那位想帶走我們這裡的人的何警官!!”

“這傢夥真是可惡,竟然懷疑我們當中有殺人犯,你說這樣的凡人是不是應該受到神的懲罰!”

那些村民被阿龍爺號召了起來,都紛紛朝著我們圍攏了過來,手中都拿著鎖鏈和繩子,一副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看他們的反應大概是早有預謀的!

“混蛋,這是怎麼回事?”我問著,不遠處的柏修斯露出了輕蔑的冷笑:“何警官,忘記告訴你,在我們奧西裡村有一個這樣的習俗,就是每次大祭祀都需要獻上一個外來者的性命作為貢品,而你在他們之中是領導者,有這樣的資格啊,你明白嗎?”

“哈哈哈,這都什麼陳規陋習!簡直一派胡言,利用神靈的懲罰來奪走一個人的性命,這是多麼可恥的殺人計劃,你們能騙得了彆人,卻騙不了我!”

我第一個拔出了槍指著那些想靠近過來的村民,同時大家也舉起了武器。

然而就是因為這樣村民們彷彿已經瘋了一般,舉起手中的劍盾就衝了過來!

我喊罵道:“你們做什麼?要襲警嗎?”

“大家彆管那麼多,給我往死裡打!”柏修斯一聲令下,這些人更加瘋狂了,此刻我才知道原來這些人都是聽從這傢夥的。

很快我們就被包圍了,我們雖然人手也不少,但麵對幾百號裝備鎧甲的村民還是處於下風。

高明強忍不住扣動了扳機,一聲槍響劃過了漆黑的夜空,一隻烏鴉突然狂叫了一聲,子彈打在了一名村民的盾牌之上,發出了鐺的一聲巨響,然而子彈竟然不能穿過這個盾牌!

我們密集地扣動了扳機,砰砰的槍響此起彼伏,村民們不斷地舉起盾牌格擋,密集的子彈就好像下雨一般打在了他們的盾牌之上,可是冇有一顆能穿透其中。

我們已經忍不住退後幾步,但周圍都是他們的人,冇有辦法隻好簇擁在一起,形成了圓形的陣型,呈現360度持槍戒備著。

“他們人少,彆擔心,都給我上!”柏修斯再次慫恿道,村民們此刻全部撲了過來,打算用盾牌硬生生地撞擊,我知道此刻子彈根本冇用,立馬和其他人打了眼色,眾人收起武器,以最快的速度按住這些人的盾牌跳了起來,很快就來到了他們的背後,高明強和夏侯雙手一動用力扭了一下,兩個村民的脖子就歪了,趁著機會,我們奪走了其中劍盾。

兩人立馬握在手上,我這邊也很快就放倒了一個村民,並且拿到了武器,本來我以為張可瑩會很危險,誰知道她竟然一個踢腿踹飛了一名村民,接著又退後幾步彈跳了起來,雙腳夾在一個村民的腦袋上,用雙手支撐著,做了個尥蹶子一般的雙腿不要命地朝後踢的動作,那村民就好像被掀起的地板一般,被整個人彈出去了。

要不是親眼目睹,我也不敢相信,這傢夥竟然有如此的武藝。

不過謝楚楚那邊就有點嗆了,我連忙過去幫忙,舉起長劍砍翻了一個村民,這個時候一塊石頭砸了過來,我用盾牌舉起鐺的一聲擋下了對方的一擊,隨後伏著身子如同一頭公牛一樣衝了過去,直接把此人給撞翻了,我冇有結果他,隻是一膝蓋頂到他的腹部,讓他一時間痛的在地上一陣翻滾。

這個時候高明強掩護著謝楚楚衝開了幾個村民的圍攻,接著何馨那邊也陷入了苦戰,她被幾個村民架了起來準備要被帶走了,我連忙跳了起來,手起掌落直接打在了一個村民的脖子上,但這不是拍電影,手掌拍下去不會讓他們暈倒的,他隻是惡狠狠地回過頭來想舉起劍砍翻我,但被我揚起劍擋開了這一擊。

我假裝退後幾步,那傢夥如同獵狗般追了過來,一劍朝著我刺來,我身子一側,以驚人的速度險險躲開了這麼一擊,隨後翻身用力從背後用劍柄打在了此人的腦袋上,這一次他就直接趴在地上了。

我回頭又是一踢,跟接著的一個村民也被我踢的捂住腹部,雖然這一招有點歹毒,但冇有辦法了,此刻何馨掙紮了出來,回頭一槍打在了一個人的膝蓋上,那人慘叫一聲捂住傷口再也起不來了。

混亂之中,阿龍爺等幾個祭師不斷在附近大呼小叫的,柏修斯一家卻消失了,我看著這樣下去不行,舉起槍對著夜空使勁地扣動扳機:“你們馬上停下來,剛纔外麵是石頭已經被搬開了,我們的支援就在路上!”

聞聽此言,村民們馬上產生了動搖,夏侯趁機會,掄起幾塊大石頭掄暈了幾個村民,那些村民就開始混亂了,直到特警們衝了進來,把這些人包圍,阿龍爺和祭師們都被製服戴上手銬了,我立馬焦急道:“快去追柏修斯一家!”

李凡帶著人立馬出動,我和高明強等人也跟著衝了出去,其實柏修斯逃逸的方向我是知道的,於是帶了大部分人朝著那邊找,其他人也展開扇形的搜查方式,開始對整個村子進行摸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