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唐歡孟擇言八零之嫁給大伯哥,小炮灰成軍嫂子 第10章_束輝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謝謝。」抬頭道過謝後,唐歡開始往後邊車廂看,等會兒肯定還有乘客上車,她站在門口礙事。

看到後邊過道上站着的不少人,她默默抓緊手裡的抓桿。

算了,這塊地方挺好的,等有人上車她再挪。

這是今天最後一趟公交車,下一站上車的更多,車還沒停下,唐歡就看到公交站等着的十幾個人。

車一停穩,她就趕緊朝後挪,後邊有人下車,人沒有之前那麼多。

孟擇言跟着也往後挪了挪,站在她邊上。

唐歡抬手抓頭頂的抓桿,抓桿太高碰不到。

踮着腳尖再努努力,勉強能碰到一點點手指頭,根本抓不住。

這年代的公交車座椅都是座椅樣式的鐵管上邊固定木板,靠背也是一塊木板,木板上邊空出一截橢圓的鐵管。

一般情況下座椅靠背露出的那塊鐵管也是能扶人的,但是唐歡身邊座位上的是個大娘,大娘頭靠着鐵管正睡得香,腦袋還一晃一晃的。

唐歡想抓鐵管,要麼把大娘喊醒,要麼抓着鐵管跟大娘的頭髮。

前邊上車的十幾個人一塊擠進車廂里,唐歡想換地方已經不太好挪動,除非她願意從人貼人中間擠過去。

就在她猶豫是換地方還是叫大娘的時候,孟擇言抬手在大娘肩膀上拍了拍,「大娘您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

正睡得香甚至都快打呼嚕的大娘被人拍醒,有那麼一瞬間沒搞懂是什麼狀況?

「大娘,我看您老半天都沒動靜?您沒事吧?」孟擇言關心的看着大娘。

「我沒事,睡覺呢!」大娘不順心的斜一眼孟擇言,想跟他計較吧?人家是好心關心她。

可誰家好人分不清別人是睡覺還是暈過去?

孟擇言看着悄摸摸扶上座椅靠背的小手,笑着跟大娘說:「您沒事就行。」

困意都讓這男同志氣走了,大娘氣的一會兒斜他一眼。

只要大娘腦袋不左右晃,唐歡就能抓住靠背,她抬起頭對着孟擇言笑笑,她知道他叫醒大娘是幫她。

謝謝說多了,總覺得太廉價,她不知道該怎麼感謝。

大娘下車比他們早,下車前氣不過的斜一眼孟擇言,站起來轉頭對着唐歡說:「丫頭,你坐這兒來!」

她才不把座位讓給這個死小子!

這要是旁人給她叫醒,她非得跟對方掰扯掰扯,偏偏遇上這個死小子,把她叫醒她還不能跟他計較!

大娘離開後,座位成了唐歡的,她忍不住想笑。

大娘要是知道她才是孟擇言叫醒她的罪魁禍首,會不會氣的罵街?

孟擇言恰好垂眸,唐歡笑着的模樣映入他眼中,她笑起來比不笑的時候活泛得多。

聽邢翠同志說過唐歡的家裡情況,都說有後媽就有後爸,看她的性格也能想到她在她家過得有多難。

在家裡過得不好,好不容易嫁了人又成寡婦。

別說邢翠同志覺得她可憐,孟擇言有時候也忍不住心軟,她真的挺命苦。

車到站,倆人一塊回家,唐歡越走越慢。

一方面是腳疼,一方面是避嫌。

已經到家附近,孟擇言頭也沒回回了家。

唐歡走在後邊一步步挪回家,一進院門就先回屋換雙拖鞋,拖鞋也是塑料的,不過比涼鞋稍微強點。

邢翠正在院里摘菜,看唐歡走路的樣子就猜到她腳疼,「小歡,以後別穿涼鞋了,媽明天上國營商場看看有沒有皮鞋給你買一雙。」

正穿拖鞋的唐歡一聽婆婆這話,趕緊對着屋外喊:「媽不用,等我放禮拜了自己去買。」

皮鞋多貴呀!

唐歡買衣服的時候也想買小皮鞋配着,最後沒捨得,才買的涼鞋。

「今兒到放禮拜還有幾天呢!你甭管了,媽給你買。」說完還怕唐換不相信她的眼光,又補了句:「你放心,絕對好看!」

唐歡擔心的哪是好不好看,她擔心的是太貴!

眼看勸不成,唐歡只好提出別的要求:「媽你幫我買雙白球鞋就行,不用買皮鞋。」

球鞋起碼比皮鞋便宜。

這老兩口對她真的太好,好的她不知所措,不知道該怎麼回報。

「我明天看。」邢翠沒有一嘴答應下來,說了句模稜兩可的話。

菜園子里這幾天西紅柿長勢好,邢翠摘下來不少,去廚房洗兩個叫唐歡出來吃。

他們家習慣人都到家才開飯,老孟還沒下班回來。邢翠擔心唐歡餓得難受,上學學知識最費腦子,人一費腦子就餓得快。

吃東西唐歡從來不拒絕,拿着西紅柿跟婆婆坐到葡萄架底下說學校發生的事。

婆媳倆坐在葡萄架底下一邊吃一邊聊天,孟擇言從屋裡出來,看倆人幾眼也跑到廚房去洗了個西紅柿,跟着坐到葡萄架底下。

唐歡正跟婆婆分享認識的同桌,說到高興的地方西紅柿也顧不上吃。

孟擇言一坐下,唐歡就像被人按到關機鍵,話立刻變少開始一口接一口的吃西紅柿,聽着婆婆跟她說話。

孟擇言從衣兜里拿出飯票還有學費票據放到桌子上,「學校中午有食堂,早上也有飯,食堂只認飯票。」

邢翠先伸手把一摞飯票拿過去,還有學費票據也展開看了一眼。

看完後感嘆:「你們那時候上學一學期才三塊錢,現在都七塊了!」

現在正是還錢的好時機,唐歡站起來小跑着回房間,從盒子里取出兩塊錢,加上身上的十塊錢剛好是十二。

拿上錢跑回葡萄架下,唐歡把手裡的飛快錢放到孟擇言跟前,然後坐到他對面坐下,「哥,這是學費錢還有飯票錢,謝謝你送我去上學。」

孟擇言跟邢翠都好奇唐歡跑着幹嘛去了?

一看她拿出錢,邢翠頓時不願意起來,「小歡,你這孩子怎麼老是算這麼清楚?家裡又不差你那點錢,你快收起來自己攢着!

下回再這樣,我可生氣了~」

孟擇言把跟前的錢放到唐歡手邊,跟她解釋:「這錢你自己收着吧!學費還有飯票都是你婆婆出錢。」

他知道唐歡覺得花他的錢不合適,他本意也只是幫爸媽的忙,這錢就當給老兩口了。

邢翠瞅一眼孟擇言,配合著肯定的點頭。

唐歡還想把錢給婆婆,但一想起她剛才的話就沒開口,怕惹邢翠不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