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唐歡孟擇言八零之嫁給大伯哥,小炮灰成軍嫂子 第2章_束輝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小歡,你快去打點醋回來,再拌個涼菜咱們就開飯!」

「好嘞~媽。」唐歡衝著灶房甜聲應道。

把手裡的書合上送回家裡,小跑到灶房拿了醋瓶,走出院門。

這一片都是小四合院,家家戶戶挨得近。糧油店在家附近,唐歡走快點五分鐘就能到。

半路碰到鄰居吳嬸,吳嬸瞅着唐歡打扮洋氣的樣子眼裡閃過嫌棄,嘴裏笑呵呵問:「擇語媳婦你幹啥去呀?」

「我去打醋。」唐歡對吳嬸牽牽嘴角,回了句,快步走開。

這個吳嬸跟她婆婆關係不是特別好,說個話總喜歡膈應人。唐歡不待見她,但她嘴笨說不過她,等打醋回去就跟婆婆告狀,她婆婆戰鬥力老強了!

其實吳嬸那麼叫她沒錯,她確實是孟擇語媳婦,可是孟擇語結婚第二天就去世了。

邊上的鄰居都叫她唐歡,只有這個吳嬸生怕她不傷心似的,回回都要膈應她。

細說起來唐歡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她是穿越來的,身體不好身患絕症,活了二十一年在病床上躺着的時間有一半多,剩下的時間就是在輪椅上,她來的時候孟擇語已經去世,原身想偷跑,結果被門檻絆一跤摔死了。

或許是老天爺看她上輩子挺慘的,這輩子給了她一個好歸宿,雖然丈夫去世,但是公公婆婆很寵她,當親閨女養的。

來這後的一個月是她有記憶以來過得最輕鬆的日子,不用忍受身體上的病痛,有人疼,想做什麼做什麼。

打一瓶醋七分錢,黑褐色的陳醋味道特別濃,唐歡拿着醋瓶還湊到鼻前聞了聞。

聞到那個酸味,嘴裏自動分泌出不少口水。想起婆婆做飯的手藝,腳步又加快一點。

提着醋瓶拐進衚衕里,遠遠發現門口停着一輛車,軍綠色的吉普車。這種車好像是軍用車?

邊上鄰居不少人站在門口往他們家門口瞅,這年月能開上車的少,能坐上軍車的那就更少了!

見到唐歡回來,有人催她:「唐歡你快回家瞅瞅去,孟擇言回來了。」

孟擇言,她素未謀面的大伯哥?

婆婆說他在外地當兵很多年了,也很多年沒回來過。孟擇語去世的時候,家裡給他寫了信,但因為種種原因他回不來。

唐歡往回挪的腳步有些慢,她不太會跟人打交道,跟公公婆婆也是接觸久後才好點。

挪到大門口,她悄悄深呼一口氣,提着醋走進院里。

孟擇語的大哥就是她大哥,沒什麼好害怕的,對吧?

「擇言啊~」邢翠正在院里抱着大兒子哭,孟擇言一走就是八年,八年來只有幾封信聯繫,她有時候做夢夢見他出了意外,早上起來枕頭都是濕的。

孟擇言摟着母親,眼眶也有些發紅。家還是那個家,但是物是人非。

他有滿腔疑問,擇語怎麼去世的?怎麼會剛結婚就去上班?他不是有一星期的婚假嗎?

這些話都不適合現在問出來。

孟擇言站的方向正對着大門,唐歡剛走進大門就被他發現,審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被人這麼看着,唐歡停下腳步對着他輕輕點下頭,猶豫兩秒提着手裡的醋往灶房走,不準備打攪母子相逢。

大伯哥跟孟擇語長的不太像,孟擇語是那種老實木訥的性子,長的比較周正,濃眉大眼跟婆婆比較像。

孟擇言五官更立體冷硬一些,個子也要更高,可能在一米九左右,看上去是個和善的人,但是他的眼神里並沒有什麼溫度。

她的身份孟擇言大概猜出來,她應該是孟擇語的妻子。

孟擇語結婚前給他寫過信,說要結婚。信上對結婚對象沒有過多描寫,只說人還不錯。

目送弟妹走進灶房,孟擇言有些疑惑,低頭問自家媽:「媽,弟妹成年了嗎?」

情緒發泄的也差不多,邢翠正拿着手絹擦眼淚,聽見孟擇言問的這話不願意了。

「瞎說什麼呢!沒成年能嫁給擇語嗎?」說完這心裏怪不是滋味,「是擇語耽誤她了,剛結婚就守寡。」

長得好看性格又好,是擇語沒福氣。

看邢翠又有掉眼淚的意思,孟擇言扶着她在一邊的小凳上坐下,低聲跟她說起自己的事:「我被調到咱們這邊軍區了,過幾天去報到,以後有空就回來陪您。」

「真的?」邢翠不敢相信,她都做好孟擇言在別省安家落戶的準備,這一聲不吭就調回來了?

「真的。」孟擇言在母親身邊坐下,淡笑着跟她保證。

之前一直沒下決心,直到收到孟擇語去世的消息,他才決心回來。弟弟去世,該他回來贍養陪伴父母,這麼多年一直是孟擇語盡孝,他這當大哥不合格。

邢翠高興地站起來,用手背極快在眼睛上抹了一把,急匆匆往灶房走。

「你把東西放屋裡出來吃飯,媽再炒倆菜。」

唐歡正在灶房切菜,她不會做飯,切菜也不熟練,馬鈴薯絲被她切得像馬鈴薯條,就這還差點把刀放到指甲上。

邢翠走進來看見唐歡的切菜姿勢嚇一跳,「小歡,快把刀放下!」

回過頭看見婆婆,唐歡笑着放下刀,有些不好意思看着自己的勞動成果,「媽我切得太粗了。」

「沒事,媽炒馬鈴薯丁。你不用幫忙,出去玩去。」

邢翠特別喜歡唐歡,小巧可愛的一個小姑娘,模樣白凈說話好聽,性格也軟。她那時候生老二的時候就想生個閨女,結果生了個兒子。

好不容易養大,結果為救人把命搭上了,留下剛結婚的媳婦跟一大把年紀的父母。孟擇語去世後,老兩口就把唐歡當成閨女看待,一門心思的對她好,把對兒子的感情全轉移到了唐歡身上,不然真熬不過去。

唐歡知道自己幫忙相當於搗亂,聽話的出了廚房,回家裡拿出那本高中課本出來接着看。

原身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在另外一個世界她也是高中畢業,不是沒考上大學,而是身體條件不允許再去上學,上高中的時候去學校上課的時間都是有限的。

她想再學學高中知識,明年考大學試試,就當完成一個夢想。

孟擇言把東西放回房間,換了身衣服走到院里。

他們家院子大,一半的地方被邢翠開墾出來種了菜,另一半有個竹竿搭的葡萄架,葡萄架底下常年放着一張桌子幾個板凳,平時喝茶吃飯都在那。

唐歡現在就坐在葡萄架底下看書,看的認真沒注意到有人過來,直到有人在她對面坐下,她才察覺到抬頭看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