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唐歡孟擇言八零之嫁給大伯哥,小炮灰成軍嫂子 第3章_束輝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孟擇言個子很高,坐在小板凳上有點伸展不開,他像是察覺不到般一派從容,面帶點點笑意,「弟妹你好,我叫孟擇言,是孟擇語的哥哥。」

「哥哥好,我叫唐歡,是孟擇語的妻子。」唐歡不自覺的坐正身子,手指輕輕的扣着腿上的書頁,像是做彙報一樣把話說的一板一眼。

她剛才差點站起來回答問題,幸好及時察覺到不合適,才沒站起來出洋相。

把她的小動作盡收眼底,孟擇言面上更和善一些,從衣兜里取出一個信封,伸手遞給她,「你們結婚的時候我趕不回來,這是給你的見面禮,現在補上。」

「不··不用。」唐歡不好意思拿,他弟弟都去世了,她再收人家的見面禮好像不合適。

「這是早就準備好的。」孟擇言又往她手邊遞了遞,他還沒來得及把這封信寄出來,就收到了噩耗。

唐歡看看信封,糾結過後還是伸手接過,小聲跟他道謝:「謝謝。」

她不傻,看得出來孟擇言的笑都是浮於表面的禮貌,再推辭下去,就不太好看了。

孟擇言沒說別的,視線放到她放在腿上的語文課本上,書上做了不少標記,看得出來她看的挺認真。

他在這坐着,唐歡有些不知該怎麼辦,把書放到桌子上,站起身走正屋裡。

找到暖壺跟水杯,倒了杯水端出去放到孟擇言跟前。

放下水杯又坐回自己的位置,翻開書接着看。

孟擇言目光落在垂着頭的唐歡發頂,孟擇語去世突然,尤其是他結婚第二天還在婚假時間內,卻跑去廠里上班令孟擇言想不透。

他不得不產生某種懷疑,孟擇言第二天去上班是自願還是被人逼着去的?

「小歡,快來端菜~」灶房的邢翠對着院里喊,這一個月來她都喊習慣了。

「來啦~」唐歡習慣性答應出聲,忘記對面還坐着大伯哥,拿起書站起來小跑着送回自己屋裡。

等她送完書跑到灶房門口,孟擇言剛好端着菜從灶房走出來。

他手裡的兩盤菜都特別滿,剛出鍋的還冒着熱氣,看着就燙手。

唐歡想伸手去接,孟擇言往起抬了抬手,「灶房還有你再去端,這兩盤燙手。」

他不給自己,唐歡趕緊往後退了兩步,給他讓路。

孟擇言端着菜走過去,唐歡鑽進灶房。

爐子邊上還有兩道菜跟一道蛋湯,唐歡朝着蛋湯伸手。

邢翠正在舀飯,看見唐歡那白凈的小手準備抓湯碗,開口跟她講,「小歡你端涼菜,這湯讓你哥端。」

「好~」本來已經碰到湯碗邊的手,轉個彎端起涼菜。

除了涼菜還有一道炒臘肉,唐歡一手端着涼菜一手端着臘肉往外走,她之前幫忙端菜都是一次端一個。

孟擇言放好菜又走進灶房,看着她小心翼翼端菜的樣子,默默讓開路。

她把菜放好,邢翠跟孟擇言已經把剩下的飯菜都端出來了。

唐歡上輩子吃東西是沒有味覺的,當第一次用原身的身體嘗到味道的時候她差點哭出來,就連苦瓜她都覺得好吃。

邢翠給大兒子跟唐歡一人夾了一筷子菜,看着唐歡那小身板,沒忍住又給她夾了一筷子。

這孩子從擇語出事到現在,瘦了一大圈,看着都惹人心疼。

原身之前身材很勻稱,雖然不是很高,但是身材**。自從芯子換成了唐歡之後,好像是為了貼合她的靈魂,身體一天比一天瘦,**還在只是變成了小版的。

怕是身體有毛病,她還特意去醫院檢查過,醫生沒查出異常。

她也試着每天多吃點長肉,但是沒什麼效果。

之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唐歡現在的衣服都是去商店裡重新買的。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向陽花連衣裙,白色收腰V領連衣裙,裙子上印着向陽花圖案,看上去很有活力。

桌上擺着辣炒臘肉,肉沫馬鈴薯丁,家常豆腐,涼拌菠菜,蛋花甜湯。唐歡每個都嘗一遍,每一道她都喜歡。

臘肉有點辣,唐歡嘴巴被辣的紅潤起來,吃一口臘肉要喝兩口甜湯吃幾口別的菜來壓住辣味。但是辣味消下去後,她又忍不住想吃一口。

孟擇言不清楚其他女同志的飯量,但他見識了唐歡的飯量。從開始吃飯後她就沒有停下來過,兩碗米飯兩碗甜湯,外加各種菜。

他不是覺得唐歡吃得多,而是想不通她胃口那麼好怎麼會瘦成這樣?

一陣稍微大點的風過來估計都能把她吹走。

吃飽飯,唐歡輕輕放下碗筷,取出手絹擦擦嘴巴,嘴唇被辣的有些發麻,好像腫了一點。

她用手指輕輕碰了碰,不疼,那應該是不嚴重,就是忍不住想用舌頭舔。

都吃完飯,唐歡端着碗筷送回灶房,想幫着洗碗,再次被婆婆趕出灶房。

大伯哥正在擦桌子,唐歡站在灶房門口想了想決定回去睡個午覺,吃了就睡比較容易長肉。

她住的是灶房對面那排房子,那排有三個房間,她住在中間那間。

原身跟孟擇語結婚就裝修的這三間房子,倆人的卧室在左邊那間,孟擇語去世後原身害怕,就把那間房間鎖起來了。

唐歡房間里挺樸素的,只有一個雙開門衣櫃,一張單人床跟不大的寫字檯,因為傢具都在鎖着的那間房裡,她不敢過去搬。

回房間關上門,唐歡站在門後邊盯着門栓看半天,最後伸手把門栓插上。

她相信大伯哥的為人,她只是擔心野貓鑽進來。

灶房裡邢翠正在洗碗,孟擇言擦好桌子進來洗抹布,洗的途中忍了好久的話終於問出口:「媽擇語不是有婚假嗎?怎麼結婚第二天就去上班?」

邢翠洗碗的動作停下來,長嘆一口氣,「是他那個徒弟上門來叫他,說是機器出毛病了,讓他去幫忙看看。」

誰知道這一去人就沒回來。

「弟妹沒有攔嗎?」孟擇言追問了一句,剛結婚的小夫妻如膠似漆的,擇語怎麼這麼輕易就跟着去了!

知道大兒子不清楚孟擇語的情況,邢翠接着洗碗,聲音伴隨着洗碗聲響起:「擇語跟小歡是相親認識的,見面兩三回就結婚了,倆孩子還不太熟。」

當時都想着結了婚之後有的是時間處感情,哪知道···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