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唐歡孟擇言八零之嫁給大伯哥,小炮灰成軍嫂子 第4章_束輝小說
◈ 第3章

第4章

「為什麼不多相處一段時間?」把洗好的抹布放到一邊,孟擇言拿起母親洗好的碗往碗櫃里放。

相親認識不奇怪,為什麼不多相處一段時間呢?見兩三面就決定結婚,是不是有些着急?

知子莫若母,邢翠知道孟擇言在想什麼,往後仰仰身子,看向對面唐歡房間。

看見她房間門關着,右胳膊肘推推孟擇言手臂,指揮他,「去,把門關上。」

孟擇言走過去關上門,回來接着幫忙幹活。

邢翠乾脆找了個凳子坐下,把活都交給孟擇言,她這兒子入得廚房出得廳堂,那個詞叫啥來着···對,文韜武略。

孟擇言挽起袖子把剩下的碗放好,等着邢翠跟他說悄悄話。

還特意關上門,可不是要說悄悄話嘛!

「我知道擇語去世你心裏接受不了,爸媽跟你一樣也接受不了。」二兒子剛去世一個月,邢翠根本不敢提起,只要稍微想起來這眼淚就開始往下滑,她忍不住又嘆口氣,「但那事就是個意外,他是為救人才去世的。從擇語出事到現在,我就眼看着小歡活活瘦了一大圈兒,那孩子心裏苦着呢~」

她才剛二十,人生路剛開頭,就成寡婦,這事不管放在誰身上誰也想不開呀!

「唉~」邢翠這一個月來嘆得氣比這一輩子都多,難過二兒子年紀輕輕就去世,難過兒媳婦結婚第二天就成了寡婦,難過自己老兩口白髮人送黑髮人。

孟擇言幹着活,邢翠把唐歡跟孟擇語的事跟他說了說,唐歡她爸再婚,後媽不是個好玩意,想把唐歡跟她那個不入流的兒子湊一對。

為了躲過後媽的算計,倆人才會剛見兩三面就結婚,想着互不討厭婚後再慢慢培養感情。

提起那糟心的親家,邢翠別提多膈應,氣呼呼的說:「也就是小歡他哥出門做生意不在家,不然那兩口子有的受的。」

孟擇言一向不對別人家的事發表意見,只是聽着,不做評價。

邢翠知道他不愛聽人八卦,跟他說完唐歡家的情況就先走了。

唐歡在屋裡睡了個午覺,醒來後雙目無神看着房頂發獃,幾十秒後眨眨眼才徹底清醒過來。

這會兒是下午三點半,她下床換成數學課本去葡萄架下接着看。現在是八三年,考試也要分文理科。

唐歡暫時沒有想到自己以後想乾的工作,所以是考文或是考理她還沒有決定。

走到葡萄架下準備坐下忽然想起來一件事,吳嬸擠兌她的事被大伯哥回來的事一打攪,忘了跟婆婆說。

再過一會兒就是婆婆去買菜的時間,下午的時候市場上菜會降價,她就坐在這裡等着就行。

唐歡拿着筆在書上做筆記,沒多久就聽到婆婆出門的腳步聲。

「媽吳嬸上午又···」唐歡說著話抬起頭看過去,這一看發現出門的不止是婆婆一個人,她身後跟着大伯哥,剩下的話下意識咽了回去。

大伯哥看上去好像挺好相處的,但唐歡隱約覺得他不喜歡自己。

邢翠一聽她這前半句話就懂了,火氣瞬間飈起來:「她又擠兌你是不是?等下媽就找她去,專挑軟柿子捏,她什麼玩意兒!」

「···嗯。」這要是婆婆一個人,唐歡或許會爭論一下自己不算軟柿子。

她雖然不會罵人,但是她會搖人。

應該不算軟柿子。

孟擇言的目光又落在唐歡跟前的課本上,上午的是語文,現在是數學,她還挺刻苦。

邢翠生氣的提着買菜用的籃子往外走,孟擇言慢她一步跟在後邊。他很久沒回來,邢翠同志要拽着他出去長長臉。

這個點正好是市場上菜減價的點,這一片的家戶幾乎都要去市場上轉一圈。

隔壁吳嬸也不例外,邢翠正好想找她,沒想到剛出大門就碰到了!

餘光瞟到邢翠身邊跟着那個軍官大兒子,吳嬸連頭都沒往他們這邊轉,目不斜視的往衚衕外走。

她又不傻,能給邢翠臭顯擺的機會嗎?

「姓吳的你給我站那!」邢翠還真沒跟她顯擺的心思,她現在就是氣這老娘們干不過她,就欺負唐歡。

吳嬸不僅沒停下,腳底下倒騰的更快了,真能臭嘚瑟啊!她裝沒看見還想叫住她。

邢翠把籃子往後邊一塞,小跑着追上去,一把薅住吳嬸的胳膊,把她拽的一個趔趄,「叫你站住聽不到是不是?幹了虧心事跑的倒是挺快。」

孟擇言手裡拿着籃子往前走了幾步,但沒太靠近。距離大概保持在邢翠同志干不過他能及時出手保護,又不會妨礙她發揮。

「我幹什麼虧心事了?邢翠你有病吧!」被她拽的嚇一跳,吳嬸使勁往下甩邢翠的手,嘴裏生氣的罵著,別以為有個軍官兒子她就害怕。

邢翠收回手,雙手叉腰冷笑:「你才有病呢!姓吳的我是不是警告過你別擠兌小歡,你當老娘跟你開玩笑呢?背地裡欺負人你個不要臉的老東西!

我告訴你,以後再敢擠兌她,老娘把你家房頂掀了,信不信?」

「我沒擠兌她。」瞥一眼站在邊上提着籃子的孟擇言,吳嬸冷哼一聲,「我以後見到她話都不說,行了吧?街上這麼多有兒媳婦的,就你家唐歡金貴,說句話都不行。」

邢翠沒那麼多好心腸,管不着別人家兒媳婦,但是自己家的自己護,「別跟我扯那有的沒的,我就跟你說,再有下一回你等着修屋頂吧!」

說完不跟她再糾纏,邢翠接着往衚衕外走,再晚點趕不上好菜了!

孟擇言跟着往外走,路過吳嬸的時候,停下腳步勸了一句:「嬸子,別生氣,我媽嚇唬你呢!」

吳嬸抬頭看了孟擇言一眼,瞅見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挎着籃子着急忙慌往外走。

跟邢翠針鋒相對這麼多年,她能不知道那母老虎有多虎嗎?

還有孟擇言這小子打小就不是個好玩意兒,現在披上一層軍官的衣裳,里子里還跟以前一樣不是東西!

面上笑呵呵的,實際上一肚子壞心眼。

他們到的時候市場上的菜才開始降價,擺攤的攤販聲音交錯喊着便宜賣,邢翠帶着孟擇言挑了買了幾樣便宜菜,又帶着他去賣魚的檔口。

魚蝦可不便宜,這東西只要不死,就不影響第二天接着賣。

一條魚半斤蝦三塊兩毛錢,邢翠掏錢的時候面不改色,半點不心疼。

他們家不缺錢,該省的省該花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