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唐歡孟擇言八零之嫁給大伯哥,小炮灰成軍嫂子 第6章_束輝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年月的書包沒有特別的樣式,基本都是軍綠色的斜挎包,文具也不複雜,作業本跟鋼筆還有墨水。

唐歡挑了一個樣子比較小巧的背包,能放進去書就行。

鋼筆選的最普通的鋼筆,丟了壞了都不會心疼。

書包三塊錢加上鋼筆兩塊五,外加作業本墨水下來一共六塊二。

唐歡伸手掏出衣兜里準備交學費的十塊錢遞售貨員,售貨員也伸手接過。

「等下,我這有零的。」邢翠阻止售貨員找錢的動作,拿出六塊二交給售貨員。

唐歡阻止,「不用媽,我自己付錢。」

「給你買東西我樂意!」邢翠上手從售貨員手裡拿回唐歡的十塊錢,伸手塞回她衣兜里。

售貨員也很省事的接過正好的六塊二。

唐歡過意不去,想把十塊錢給邢翠,邢翠動作利索的往外走,不給她機會。

孟擇語去世後,廠子給的賠償款唐歡全都給了老兩口。從那以後老兩口就生怕她沒錢,私下塞錢出門還搶着付賬。

唐歡不是沒心動過,想過拿着那筆錢去買個屬於自己的房子,為自己找一個落腳處。可每每想起那是孟擇語的命錢,她就覺得燙手。

他們結婚一天,甚至都沒圓房,只有結婚證上那一個名字的牽扯。

買完東西,倆人又一塊去吃飯,這時候早餐店還有不少人吃飯。

找個空位坐下,唐歡要了一碗豆腐腦一根油條。邢翠則是一碗胡辣湯一個燒餅。

這回唐歡趁邢翠不注意提前結了賬。

白嫩的豆腐腦上邊澆着濃郁的滷汁,鹵子里好像有切碎的香菇丁跟海帶還有油炸豆腐丁,細品還能抿到肉沫,特別鮮香。

唐歡喜歡把油條撕成一小截一小截放進豆腐腦碗里,等油條吸滿湯汁再放進嘴裏,一口下去湯汁在嘴裏炸開。

她上輩子吃東西沒味就喜歡看吃播,看着主播們形容食物的味道,自己饞的直流口水。

但一樣的東西買回來,她卻嘗不出味道。

東西買完,飯也吃完,婆媳倆打道回府。

唐歡今天穿着白色襯衣短袖配紅白格長裙,腳下踩着水晶涼鞋,衣服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她玲瓏的身形。

回來的時候身上斜挎着一個軍綠色的背包,背包里放着新買的文具。

回房間把背包收拾好,唐歡坐在床邊上發獃,心裏開始發怵,下午就要去學校,她能跟同學們相處好嗎?

二十歲去復讀念高中會不會被人笑話?

想起上輩子自己明明坐在教室里,卻被同學們用無形的牆隔開,膽怯退縮在她腦海里一次次閃過。

最終對孟擇言的懼怕佔了上風,唐歡不敢跟他說不去。

吃過午飯孟擇言就在院里等着,準備送唐歡去上學。

他給唐歡找的高中是他跟擇語以前讀過的高中,離家不遠坐公交兩站地,騎單車不到十分鐘。

校長說入學得參加一次考試,考過學校才收,孟擇言覺得她應該沒問題。

如果真考不過,他也有辦法,反正這學肯定能讓她上了。

回房間斜挎上書包,唐歡手指捏着書包帶壯着膽子走到孟擇言邊上,鼓起勇氣,「哥,走吧!」

「嗯。」

孟擇言點頭轉過身往外走。

唐歡默默跟在他後邊,她步子小,兩個人中間的距離越拉越大,距離拉得太遠她就小跑着追一截。

聽到身後跑着的腳步聲,孟擇言回過頭髮現跑的人是唐歡。

正小跑着追他,沒想到孟擇言突然停下往後看,唐歡腳底下立馬剎住車,身體僵硬的看着他。

「這種情況你可以叫我一句。」孟擇言面上一派溫和,他自己都不知道唐歡為什麼那麼怕他。

很少有人見他第一面就躲他,要知道他可是原部隊公認的···和善。

唐歡眨眨眼,點頭回答:「哦。」

孟擇言回過頭接着走,這次腳步慢上許多。

心中默想原來擇語喜歡小兔子。

在孟擇言眼中唐歡就像一隻容易受驚的兔子,一點點的動靜都能嚇到她。

早知道她是這個樣子,他不會把擇語去世的蹊蹺懷疑到她身上。

回來這兩天,孟擇言仔細調查過弟弟的死因,結果跟母親說的一樣,確實是意外。

之前是他想多了。

這次唐歡只要稍微走快點就能跟上腳步,倆人一前一後站在公交站等車。

孟擇言想起要做試卷的事還沒跟她說過,「等下到了學校你要做幾份試卷,能做出來就做,做不出來也沒事。」

唐歡點頭,「嗯。」

說完又覺得這樣不好,有點敷衍,又重新回了句:「我能做出來。」

「那就好。」孟擇言應聲完沒再說話。

這會兒等車的只有他們倆人,孟擇言身形早就練出來,隨便一站都是筆挺的身姿。

唐歡在他身後站着,等着排隊上車,抬眼就是他黑色短袖貼在後背顯出的結實的肌肉線條。

她趕忙低頭看着腳尖,彷彿腳上有什麼奇珍異寶。

公交車進站,孟擇言率先上車,唐歡終於能抬起頭跟着上車。

司機一看就他們倆人,唐歡剛上車他就踩着油門啟動。

腳底下沒踩穩,但又不想摔一跤,唐歡伸手去拽邊上的杆子,手碰到杆子但沒抓住。

孟擇言隨意回頭一看,本來是想看唐歡是不是上車了,結果恰好看到她摔下去的模樣,忙伸手去拉她。

差一點就要坐到地上,唐歡的小手臂被一隻大手抓住使勁提起來。

不止是把她從半空里拽回來,孟擇言還順手把她拎到身邊空座跟前。

唐歡都沒反應過來,人已經站在空座前。

鬆開她手臂後,孟擇言開口提醒她:「坐好,抓穩。」

唐歡聽話的坐下,手上默默抓穩,剛才差一點就摔倒了,幸好大伯哥拽她一把。

孟擇言買好車票,隨後也找了個空位置坐下。

兩站地坐車大概六七分鐘,孟擇言提前站起來走到車後門處等着下車,也是給唐歡一個下車的信號。

唐歡看到也站起來,抓着車座挪到後門邊上,手裡抓的特別緊。

車停穩,倆人前後下車。

在這個站下車的有不少人,大部分都是學生,跟着人流很輕鬆就能找到學校。

看門的大爺早上就見過孟擇言,沒攔他們給放進學校。

校長在辦公室等着他們,辦公桌上放着一小沓試卷,一共八張卷子,每個科目一張,是等下唐歡要做的試卷。

今年英語正式被列為高考題目,校長不擔心別的,就是擔心孟擇言推薦的人一點英語基礎都沒有。

聽孟擇言說這孩子已經二十歲,高中畢業也有三四年了,沒學過英語的可能性很大。

如果沒學過英語,還真是個難題。

門外響起敲門聲,校長停止胡思亂想,對着外頭說了句:「請進。」

孟擇言推開門帶着唐歡走進辦公室里,笑着跟校長介紹:「許叔,這就是我跟你說的要復讀的唐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