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替身女配能讀心!大佬全員黑化了 第3章_束輝小說
◈ 第2章

第3章

老實說,傅聞景懷疑這女人故意騙他,哪就這麼巧這時候突然就來大姨媽了?

此時江舒榆也聽到了他的心聲,不禁感慨一句,不愧是老謀深算的霸總,警惕心就是強。

「傅哥不信我嗎?要不你摸摸看…..」

江舒榆做足了萬全的準備,拉着傅聞景的手就朝自己褲子里伸,那一瞬間傅聞景面色驟然變冷。

他經過了多年的精英貴族教育,這種往女人褲子里伸手檢查大姨媽的行為實在是有點過於炸裂和不雅!

江舒榆這女人怎麼這麼魯莽?

「不用了…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休息吧。」

傅聞景強硬的收回手,還極其講究的拿出帕子仔細擦乾淨了自己的手,方才的慾望全部退卻,此刻只有冷靜,和想掐死這女人的衝動。

「舒榆,爺爺臨終前曾囑託我照顧好你們姐妹。」

「現在你妹妹病情嚴重,我想是不是可以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呢?這樣你也能輕鬆一點。」

傅聞景神色溫柔的看着她,那雙多情的眼眸里盛的滿是認真和深情。

要是個單純的小姑娘,妥妥的就得陷進去了。

江舒榆就默默看着他演戲,表面呆愣愣又害羞的望着他,等着這狗男人接下來的心聲。

如果她可以救晚星,也算是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

蠢女人雖然身材不錯,可終究是沒有妹妹討人喜歡,那麼犧牲她的身體健康也是值得的。

果然啊…這麼早就惦記上自己的心臟了,這些狗男人真是下的好大一盤棋!

江舒榆默默捂住自己被氣的跳動的心臟,而後可憐巴巴道:「唉,要是得病的是我就好了,這樣晚星就不用遭罪了。」

「如果可以救她,我願意犧牲一切。」

傅聞景聞言眸中閃過一絲滿意的神色,還算這女人有自知之明。

「那我的提議?」

「傅哥的意思是…喜歡我嗎?」

江舒榆仰頭望着他,眼裡滿是崇拜和依戀,傅聞景沒有回答,只是模稜兩可的表示會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心意。

江舒榆害羞的點頭,心裏卻在想誰要你的狗屁心意,記得打錢和買禮物就好了,這可是書里最有錢的一位大佬啊,她得狠狠坑一把才行!

上輩子冒着生命危險在首都還買不起一套房呢,這穿書了總得讓她享受一下富婆的快樂生活吧?

床沒上成,傅聞景也沒有耐心再待下去了。

將人送到了江家,他的車頭也不回的開走了,只留下淡淡的車尾氣。

此時的江家一片陰雲籠罩,因為最受人喜愛的白月光妹妹走了。

江舒榆剛踏進玄關,就看見客廳里坐着的江父和江母,他們滿面愁容,桌子上還有開封的紅酒。

唉,為什麼會是晚星有心臟病呢?舒榆卻一點事也沒有。

雖然兩姐妹是雙胞胎,但總歸是晚星聽話乖巧一點,可惜了,如果有心臟病的是舒榆該多好。

聽到這些心裏話,江舒榆默默站定了腳步,心裏驀然一陣酸澀。

上輩子她就是個孤兒,後來被領養訓練,才進到保護傘公司做保鏢,每天腥風血雨不知道哪一天就死了。

沒想到重活一世,自己有了爸媽卻不是被待見的那個。

同樣是親生女兒,他們卻在惋惜為什麼得病的不是姐姐。

江舒榆感到莫大的悲哀,她臉色冷下來,壓根不打算憋着。

「爸媽,從今天開始我就搬出去了。」

「我知道你們心疼晚星,甚至希望得病的那個人是我,但命運就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

「估計你們看我也煩,那我就不在家影響你們心情了。」

這話一出,江父江母以及別墅的傭人都震驚的看着江舒榆,那一瞬間他們甚至有種被揭穿的羞愧感。

「你說什麼呢舒榆?都是江家的女兒,我們怎麼可能這麼想。」

江母起身安撫她,江舒榆卻不動聲色的後退了一步:「就這樣吧,改天我再收拾東西。」

她無視了這些人的疑惑和驚訝,轉身走的很快,離開江家別墅的時候心情一陣悵然。

結果下一秒悵然戛然而止,因為她被兩個壯漢當街拉進了一輛黑色保時捷里!

「喂,現在人販子都這麼猖狂了嗎?光天化日之下強搶花季少女啊?」

江舒榆氣的要死,她倒是可以動手,但在車裡不方便,也沒有武器,還是先觀察一下吧。

花季少女….她好自信…

兩位穿着西裝的壯漢一左一右挾持着江舒榆,表面沉穩冷酷,心裏卻在吐槽。

江舒榆一聽樂了,這倆貨居然說自己自信?

「誰派你們來的?抓我幹什麼?」

沒人理她,但壯漢卻忍不住在心裏腹誹。

這女人是不是傻?我們怎麼可能告訴她,是宋少爺要見她?

正常女人早嚇得不敢吭聲了,就她嘰嘰歪歪的….

江舒榆:「…….」

「你倆綁人還有理了,在心裏罵我是吧?」

她差點被氣笑了,一腳踩上左邊人的皮鞋,壯漢痛的嘶了一聲。

乖乖,這女人力氣真是大如牛啊,我甲溝炎遭不住啊!

結果這一想,江舒榆踩的更重了,壯漢穩重的表情都差點沒繃住。

車子一路開到了郊區的獨棟洋樓,江舒榆被恭敬的請下車,而後就在陰沉昏暗的客廳里見到了那位宋少爺。

他皮膚很白,五官比女人還要精緻,周身都散發著一股危險的邪氣,讓人不敢隨意靠近。

如果沒猜錯,這應該就是書里最瘋批的那位大佬,宋嶼白。

他愛江晚星愛到偏執瘋魔,一開始就想直接挖了姐姐的心臟,手段狠辣,後期更是一手顛覆宋家的權勢,妥妥的大義滅親選手。

江舒榆嘶了一聲,這才第二章啊,難道自己的心臟就要不保了?

真別太荒謬….

「江小姐,請坐。」

宋嶼白優雅的給了一個手勢,江舒榆屁股剛挨上沙發,下一秒恨不得立刻奪門而出。

好健康的身體和心臟,不知道能不能直接移植給晚星。

她的病情不能再等了,不然就直接把這女人關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