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替身女配能讀心!大佬全員黑化了 第4章_束輝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江舒榆很惶恐,不知道自己現在跑還來不來得及。

眼前的男人尚且還殘留着少年的一絲稚氣,他穿着休閑的襯衫黑褲,面上笑意盈盈,心裏卻在想着自己挖了自己的心臟。

這可比傅聞景那老男人要嚇人的多啊。

「江小姐應該認識我的,我們之前見過。」

宋嶼白維持着表面的溫和,江舒榆坐在那裡,隨時準備着開始戰鬥。

「當然知道,宋大少爺嘛。」

據書里描述,這位瘋批大佬因為渣爹的冷漠無情,被迫成了宋家身份尷尬的私生子大少爺,所有人都看不起他。

又因為母親被害死,於是他早就心理扭曲,就等着復仇奪回自己的一切。

他常年遊走在灰色地帶,殺人放火,走私軍火,甚至在國外還擁有自己的僱傭兵組織,屬於是一級危險人物。

嘖嘖,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別跟我客氣了,我知道你喜歡我妹妹,也知道你想讓我救她,你早就覬覦我這顆健康的心臟了吧?」

江舒榆面色冷靜的盯着他,實則心裏慌得一批。

萬一這傢伙直接把自己帶到實驗室去咋辦?

沒關係……

人固有一死,只是死的早晚問題。

都穿進替身虐文里了,還管什麼死不死的,發瘋都別活了完事兒唄!

宋嶼白沒說話,實際上他是有點語塞。

奇怪,她怎麼會知道?

既然如此,那就更不需要客氣了,直接帶走驗血就可以。

江舒榆:「???您沒事兒吧?」

她差點就要壓不住自己的脾氣,冷哼了一聲挑眉道:「宋少爺不會這麼急吧,現在就要拉我去手術台上了?」

巧了…他還真是這麼打算的。

宋嶼白精緻的眉眼微微皺起,有種心思被窺探的錯覺,這種失去掌控的感覺令他很不爽。

江舒榆這女人貌似很邪門。

「你怎麼會這麼想呢?現在可是法治社會,我沒必要為了你妹妹做這種器官生意啊。」

「你少來,你們這種人都是法外狂徒,別以為我不知道。」

聞言宋嶼白被懟的深深閉了下眼,媽的,究竟是誰傳這女人胸大無腦的?我看她精明的很!

江舒榆默默看了下自己的胸,恩…的確很大…

見他沒說話,江舒榆繼續叭叭:「你大可不必這麼著急,晚星是我妹妹,我不會見死不救。」

「如果我的心臟真的有用,我肯定會幫她的,只是在這之前,我還想再休養一段時間,你別這麼著急就挖我的心。」

「畢竟手術之後,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蹦亂跳了,總得讓我有個心理準備啊。」

江舒榆說著說著委屈的低下了頭,宋嶼白眉心一跳,他還什麼都沒做呢,怎麼就跟自己已經要掏她心了一樣?

「江小姐說什麼呢,我的屬下可能太粗魯,讓你誤會了。」

「其實,我一直在默默關注你,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歡,但就是想跟你有更近一步的認識。」

「可惜,你妹妹突發情況,我也不好在這個時候跟你講感情的事情。」

宋嶼白說著起身朝她走了過去,江舒榆立馬警惕起來,做好隨時跑路的姿勢,但他只是坐在了自己身邊。

離近了看,宋嶼白這張精緻邪肆的臉更加有衝擊力,那雙蠱惑人心的丹鳳眼挑起來簡直要將人溺斃!

被拆穿了心思,這是打算要使用美男計了?

「真的嗎?你不是喜歡我妹妹的嗎?」

江舒榆用裝傻這招屢試不爽,宋嶼白見狀嘴角微微挑起:「你們兩個長得一樣,你怎麼知道,我喜歡的就是她呢?」

看來外界傳言沒錯,江舒榆還是蠢的,隨便騙兩句就要上鉤了。

也好,先穩住她,等她對我死心塌地了,再哄騙她給晚星貢獻心臟,也省的我費力把她關起來了。

這計劃,如此縝密。

這心機,如此深沉。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江舒榆真想鼓掌幾下,大讚宋嶼白的瘋批人設不倒!

她嘆了口氣,搖搖頭軟聲回了一句:「我不信,萬一你只是想先穩住我,最後全是騙我的呢?」

「畢竟,強迫我換心臟也是需要成本和精力的呀……」

江舒榆睜着無辜的大眼,那一刻宋嶼白腦子都空白了一瞬,甚至懷疑這女人的蛔蟲是不是鑽他腦子裡了?

她究竟怎麼把自己的想法猜的這麼精準的?

算了,還是直接抓起來吧,看樣子不好騙。

宋嶼白周身氣息一凜,眼見着要動手,那一刻江舒榆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

「但是!!!」

「我相信你,宋少爺,其實我也有關注你!」

好險,差點就要噶了…….

江舒榆心都要跳出來,她立馬轉回話題,用騙傅聞景的害羞神色看了宋嶼白一眼:「我相信你的…我們可以試試,不過你得先追我才行。」

呵,蠢貨。

媽的….等老娘抽身離開時,就知道到底誰才是蠢貨小丑了!

不與傻b論長短,要愛惜自己的乳腺……

江舒榆勸慰自己不要生氣,最後成功穩住了宋嶼白,沒有讓他直接把自己綁到手術台去。

從江晚星被送到國外後,京城的權貴子弟們就一陣惋惜啊,每逢聚會都要嘆息一聲天妒紅顏。

同時,勾搭江舒榆的人也越來越多。

因為退而求其次嘛,妹妹重病,還有個雙胞胎姐姐在呢,雖然氣質比不上妹妹,但臉和身材還是很能打的。

這幾天江舒榆不知道被邀請去了幾次宴會,為了熟悉圈子裡的背景,她幾乎從不拒絕邀約。

也是去了才知道,原來她不止能聽到大佬們的心聲,而是所有人的心聲都能聽見!

就跟進了菜市場一樣,吵的她腦瓜子嗡嗡的。

「聽說霍庭要從軍隊回來了,他那麼喜歡江晚星,現在人在國外病重,他會不會急得發瘋啊?」

「很有可能,霍庭那脾氣,估計掀翻醫院的衝動都有。」

「那他看見江舒榆估計就更難過了,畢竟一模一樣的臉,喜歡的人卻在床上躺着。」

陸少攢的局上,身旁人嘰嘰喳喳的,江舒榆正在腦子裡搜尋着霍庭的信息呢,本人就霸氣登場了。

他幾乎一米九的身高,五官正氣凜然,氣勢極其壓迫人,身上還穿着軍隊的制服,健碩的身材襯的其他少爺都跟細狗一樣。

只見這位大佬踩着沉重的軍靴就來到了正喝酒的江舒榆面前。

「你妹妹還在醫院受苦呢,你倒有興緻在這裡鬼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