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替身女配能讀心!大佬全員黑化了 第7章_束輝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連着三句死亡質問,江舒榆麻了。

她挪了挪屁股靠在車窗上,傅聞景寬大的身軀將她完全籠罩起來,審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梭巡着。

見她不回答,傅聞景眯了眯眼,忽然伸出一隻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手指撩撥的在她皮膚上遊走,江舒榆感覺身上又癢又麻。

「不回答?」

「想親你了,怎麼辦?」

傅聞景低沉的聲音響在耳邊,江舒榆實在是遭不住這老男人的低音炮,雙手一推將他胸膛推開了,空間瞬間大了不少。

「怎麼會呢傅哥,我一直都很喜歡你的,只是你太優秀了,我一直都不敢真正靠近你。」

「我想慢慢來,不希望別人知道我們之間不清不楚的,那樣對你的名聲也不好。」

江舒榆裝的可憐巴巴,她眼眶一紅,一番話真摯又卑微,傅聞景見狀揉了揉她的腦袋安撫:「乖,那就慢慢來。」

她要是一直這麼識相就好,否則就別怪我不客氣。

嘴上說的溫柔,心裏卻極盡貶低,江舒榆在他看不見的地方狠狠的翻了個白眼,狗男人等着真香火葬場吧,她這就賭上穿書女配的尊嚴!

「你還沒回答呢,想親你了,怎麼辦?」

傅聞景撩開她側邊的頭髮,江舒榆為難害羞的盯着他:「感覺…太快了…」

人還沒追到手呢就想先佔便宜了,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被拒絕了傅聞景也沒生氣,而是從前面副駕拿來了一個紙袋子,裏面有個精緻的盒子,打開一看頓時閃瞎了江舒榆的眼睛。

寶石!

還是非常稀有的粉色寶石!

那麼大一顆,估計都趕上兩個鵪鶉蛋了…..

「前兩天拍賣會上看見的,歐洲中世紀貴族王妃的遺物,覺得很適合你,就讓助理拍下了。」

傅聞景將寶石塞到她懷裡,江舒榆心裏都差點樂開花了,面上還裝作戰戰兢兢的模樣:「送給我的嗎?」

「當然,寶石就要配美人啊。」

說的沒錯老哥,這寶石就得配我!

江舒榆立馬將寶石揣進了兜里,而後仰頭親了下傅聞景的喉結,那裡對男人向來很敏感,江舒榆親了一下就迅速溜走了。

「謝謝傅哥,我很喜歡這個禮物。」

喉結被親的那一下有些溫熱,傅聞景怔愣了一瞬,不自覺的伸手摸了摸,他盯着江舒榆略有些羞紅的臉,突然產生了一種侵略的慾望。

想按着她,逼迫她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最後被自己搞到亂糟糟的,喊着傅哥求饒。

江舒榆:「……」

震驚!

老男人表面如此淡定,原來心裏想的這麼變態!

她忍不住又往角落縮了縮,生怕引得傅聞景獸性大發。

「傅哥,我建議你沒事讀一下清心咒,能消除掉一些腦子裡的不良垃圾。」

「恩?」

傅聞景盯着她略有些防備的神色,不禁反思,自己的慾望表現得很明顯嗎?

與此同時,霍庭那邊才剛剛知道自己上熱搜的消息,他頂着一張巴掌印的臉,在視頻里的臉色黑如鍋底,看着實在是丟人至極。

「誰上傳的這些視頻?通通都給我撤掉!」

「一分鐘內,熱搜全給老子下架!」

霍庭怒而拍桌,部下們頓時噤若寒蟬,滿臉冷汗的跑走了,但其實那視頻他們早就看過了,心裏已經將江小姐奉為真正的勇士!

等傅聞景將自己送回家,他又匆忙離開趕去開會了,江舒榆拿出粉色寶石拍了個照片,反手就上傳到了古玩市場拍賣。

她問了,傅聞景整整用十億拿下了這顆寶石,等賣出去她就是妥妥的富婆啦!

等到時候擺脫這些人,別墅豪車,男模小奶狗,通通手到擒來!只是想想她就忍不住要笑出聲了。

結果嘴角的笑意還沒維持多久,一踏進玄關她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宋嶼白。

從江家搬出來後,她自己在郊區租了一棟小洋樓,面積不大,但環境很有氛圍感,就是風格跟歐美別墅一樣,太沒安全感。

宋嶼白不知道在自己家裡待了多久,一聲不吭的坐在那裡跟個活閻王一樣。

「剛才好像是傅聞景送你回來的。」

「你什麼時候跟他搭上關係的?」

宋嶼白撐在沙發上,他涼涼的盯着江舒榆,將剛才傅聞景送她回來的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

被質問江舒榆也絲毫不慌,她滿臉無辜的回答:「傅哥一直都很照顧我跟妹妹啊,我爺爺曾經救過他爺爺一命,所以他一直都拿我們當妹妹的。」

這個理由萬無一失,她絲毫不擔心別人懷疑。

「這樣啊,那看來是我錯怪你了,還以為你說喜歡我是假的呢。」

要是讓我知道這女人敢騙我,就立馬把她抓到手術台給晚星換心臟。

江舒榆:「!!!」

「真的,我真的喜歡你,怎麼可能騙你呢?」

「你知道嗎?每次宴會上我都只敢偷偷的看你,明明你才是宋家真正的大少爺,卻只能默默的將光環讓給你弟那個廢物。」

「憑你的能力,宋家算個屁啊,他們竟敢如此輕視你,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心疼你!」

她義憤填膺的胡說八道,宋嶼白身份尷尬是全帝都都知道的事情,渣爹因為宋嶼白母家落魄就毫不猶豫的捨棄了她,於是宋嶼白就莫名其妙變成了私生子。

他表面是宋家的大少爺,實際上只是被拋棄的拖油瓶棋子罷了。

但是!

江舒榆擁有着上帝視角,當然知道宋嶼白是個多麼心狠手辣的瘋批大佬,現在的隱忍全是為了以後的報復,惹誰都不能惹到這個瘋子。

聽到她的話,宋嶼白將信將疑。

她竟然是這麼想的嗎?

江舒榆嘆了一口氣….才怪。

下一秒,她猛地被掀翻在了沙發上,宋嶼白欺身下來按住她的雙手在頭頂,微熱的呼吸打在臉上,氣氛危險至極。

「原來你這麼喜歡我,真是讓我驚喜啊。」

既然如此,那離她對我死心塌地的那一天也就不遠了,到時候哄騙她給晚星換心應該也會順利。

媽的就知道狗男人只惦記她的心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