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替身女配能讀心!大佬全員黑化了 第8章_束輝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宋嶼白邪魅的丹鳳眼滿是笑意,他攥緊了江舒榆的雙手壓低身子,作勢要親上她的嘴唇,結果江舒榆一偏頭很是抗拒的躲開了。

「別啊…我初吻還在呢。」

她害羞的紅着臉,宋嶼白薄涼的嘴唇堪堪到她臉頰就瞬間停住了:「好,我不親。」

呵,真以為我想親她嗎?我的初吻是要留給晚星的,怎麼可能便宜這個女人。

江舒榆怒了,初吻?姐今天就給你拿下!

她抬臉猝不及防的親了宋嶼白一口,綿軟的觸感一閃而過,那一瞬間宋嶼白愣了,反應過來觸電一般放開了江舒榆的手,眸中驀然閃過一絲惱怒。

「可是我太喜歡你了,所以也想親你。」

江舒榆睜着大眼無辜的看他,宋嶼白想發火都不能表現出來,只能暗暗攥緊手掌冷冷的盯着她,半晌皮笑肉不笑的回答:「你的吻,很甜。」

噗嗤…..

這咬牙切齒的模樣還真是好笑呢,等到跟其他大佬爭奪江晚星的時候,他連初吻的優勢都沒有了,真是美滋滋啊。

宋嶼白很快調整了情緒,他不動聲色的擦了擦自己的嘴,起身跟江舒榆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抬眼打量了一下房子的環境,宋嶼白狀似無意的問:「怎麼自己出來住了?這房子的位置太偏了。」

問得好,問得妙,問得江舒榆只想鼓掌呱呱叫!

她當即就是一臉委屈,語氣低落的開口:「爸媽因為妹妹生病心情不是很好,估計看到我也會更傷心,所以我就出來住了。」

「偏一點的房子便宜,我暫時也買不起一棟洋樓,只能租一段時間了。」

當然,不是買不起,只是別人的錢更有性價比!

她這麼窮,連一棟洋樓都買不起,怪不得當交際花天天勾引權貴少爺。

真廉價。

一個暴擊直接敲在了江舒榆心口,她真的破防了,可以說她丑,可以說她矮,但絕對不能說她窮!這簡直就是莫大的羞辱!

這心聲你就聽吧,一聽一個不吱聲,全是看不起她的……

正當江舒榆的乳腺隱隱作痛時,只見宋嶼白從錢夾里拿出了一張黑卡遞給她:「這張卡沒有密碼,拿去隨便用吧,不限額。」

vocal!

兩句話,直接得到一張不限額黑卡!

「啊?我真的可以收嗎?」

嘴上這麼問,江舒榆的胳膊卻已經控制不住的要伸出去了,宋嶼白不耐煩的直接將卡塞到了她手上,一張卡而已,他別的沒有,錢有的是。

江舒榆眼疾手快的握住了黑卡,她感激涕零的盯着宋嶼白:「嗚嗚嗚,你對我真好。」

從現在開始,只要這些老登持續爆金幣,她就再也不罵他們狗男人了!全是她的親親寶貝!

這就感動的要哭了?真是沒見過什麼世面啊。

宋嶼白表面溫柔的看着她,內心不屑加嘲諷,江舒榆這會兒懶得跟他計較,只在心裏狂點頭。

啊對對對,她就是沒見過什麼世面,所以麻煩以後請多讓她見見!

收到黑卡之後,下一個好消息也來了,江舒榆掛在網上的粉色寶石有人出價了,買主貌似是個千金小姐,出價八億想拿到手。

江舒榆二話沒說就賣了,反正她凈賺八億!

俗話說得好,人一有錢就容易飄,分分鐘成為了富婆,江舒榆喜悅的心情簡直是無以言表,於是….她選擇去男模店好好瀟洒一番。

金碧輝煌的包間里,經理在角落笑開了花,一整排男模站在中間供江舒榆挑選,跟皇帝選妃似的。

而江舒榆呢。

她手裡晃着高腳杯,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右手還搭着靠背,一臉猥瑣的審視着面前的帥哥們。

恩….質疑紂王,理解紂王,成為紂王!

這擱誰誰不迷糊啊!

「全部留下,都坐我身邊。」

「得嘞江小姐!今晚的123456….號全體男模都將為您奉上極致的服務,請您慢慢享用…」

經理諂媚的聲音跟古代的大太監簡直不相上下,江舒榆嫌棄的擺了擺手讓他趕緊出去,於是乎包間里的顏值一下子變得平均了。

放眼望去,雙開門冰箱韓系帥哥,可愛清純小奶狗,懵懂無知男大學生,高冷雅痞精英男……

各種類型,應有盡有。

「你們會跳舞嗎?」

江舒榆慵懶的瞥着他們,男模們頓時點了點頭:「會的,街舞爵士,國標拉丁,我們都會的,小姐您可以隨意指定舞種。」

「那行,你們都去前面排好隊列,那個雙開門冰箱帥哥站第一個。」

等肩寬腿長的帥哥們站好,他們疑惑的開口問:「請問小姐想看什麼舞蹈啊?」

「社會搖。」

沉默,震耳欲聾的沉默。

雙開門冰箱帥哥站在三角隊列的第一個,他的表情簡直像吃了翔一樣的難受。

真是錢難賺,屎難吃啊。

我這麼好看的身材,她竟然讓跳社會搖?

江舒榆不禁挑眉,呦呵這男模挺自信啊,雖然身材確實不錯,但對比傅聞景那些大佬們可是差的太遠啊,尤其是霍庭,光是站在那裡就足夠碾壓其他男人了。

該說不說,女主吃的就是好。

雖然不是很情願,但金主的要求必須照做,魔性的音樂一起,帥哥們群魔亂舞的舞姿瞬間逗笑了江舒榆。

「我滴親娘誒,帥哥爆改屌絲,真是遭不住啊。」

雙開門冰箱臉都綠了,並把這一天視為他男模生涯以來最大的恥辱!

幾小時後,遠在宋氏集團的辦公室里,宋嶼白正在審視文件,手機提示音啪的響了一下。

您尾號xxxx的銀行卡於9月13日下午16點四十分在男爵紳士消費88888元……

宋嶼白眉頭一皺,這張卡,是給江舒榆的那張黑卡。

男爵紳士…..

聽名字就不是什麼好地方,一查….

很好,帝都銷量第一的男模店。

江舒榆滿面春風的從店裡出來,一個電話驀然打了進來,接通以後,宋嶼白陰涼的嗓音響在耳邊:「我給你黑卡,是讓你進男模店快活瀟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