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替身女配能讀心!大佬全員黑化了 第9章_束輝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聽到宋嶼白的聲音,江舒榆一時間大腦宕機,怎麼這破黑卡還把消費記錄發出來了呢?而且還那麼精準的寫出消費的地點!

他們到底懂不懂維護消費者的**啊!

江舒榆氣到冒煙,但依舊冷靜的回了一句:「你放心好啦,我只是想看帥哥跳舞,跟他們其實什麼都沒做的,我可是正大光明的消費。」

「而且你卡都送給我了,難道還不是任由我支配的嘛……」

她聲音委屈巴巴的,宋嶼白為了穩住她也沒有跟她計較的打算,只是嘆了口氣哀怨道:「我不是質問,我只是有些吃醋,難道我不比那些男模帥嗎?」

看看這些詭計多端的男人…..

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即便不愛也能裝作吃醋的樣子,姐妹們談戀愛一定要擦亮眼睛保持理智,千萬別學王寶釧和白粥姐啊!

「那當然,你在我心裏才是最帥的,那些男模充其量只是個消遣。」

嘔…yue…..

這句話差點沒讓她早上吃的腸粉給吐出來,真是應了雙開門那句心聲啊,錢難賺,屎難吃…..

宋嶼白低低的笑了幾聲,隨即蠱惑道:「下周二是我的生日,你可以來參加嗎?你知道的,沒有人真的關注我的生日,他們的注意力都在我弟弟身上。」

「不過只要你來了,我就會很開心。」

他聲音帶着一絲低落和期望,江舒榆總算是明白,為什麼書里的炮灰姐姐會相信這些大佬的虛情假意,以至於最後被騙的那麼慘。

她要不是知道劇情,估計也得信了這些人的演技!

如此有表演天賦,收拾收拾出道得了,保准能叫那些天天吹演技絕了的明星汗流浹背。

咳了兩聲,江舒榆也不遑多讓,嗓子自然就夾了起來:「好哦,你放心我一定會去的。」

「沒有人愛你,我來愛你。」

呵…..忒!

掛了電話,江舒榆的表情瞬間恢復冷艷理智,她拿出紙巾好好給自己的手機界面消了消毒,以免手機被她剛才整的那死出中毒了。

第二天,A國那邊傳來消息,江晚星的病情暫時穩住了,但是還需要家人在那裡照料兩天,而江父江母還得回國管理公司的事情,最後只能讓她這個姐姐過去一趟。

猝不及防就要見到書里的白月光萬人迷女主了,江舒榆的心情那叫一個激動加忐忑。

她二話沒說直接訂了機票趕到A國,來到幽靜高級的病房門前,江舒榆看到了病床上的柔弱妹妹。

「我的媽,我的姥,我的褂子我的襖,我嘞個大姨和姑奶啊……」

不開玩笑,江舒榆感覺自己好像看見了天使般的仙女!

病房背後的窗戶傾瀉着陽光,江晚星單薄的身軀穿着病號服,她柔順的黑色長髮軟軟的搭在胸前,巴掌大的小臉憔悴瑩白,嘴唇呈現着誘人的淡粉色。

雖然那張臉的五官跟自己長得一樣,但江晚星因為生病更加瘦弱,身上自帶羸弱的林黛玉氣質,抬頭的那一瞬間,大眼睛迎着陽光,仿若仙女下凡。

怪不得是全書的白月光呢,這讓她來也得念念不忘啊!

江舒榆內心蒼蠅搓手,隨即一個熊撲奔了過去,抱着江晚星嗚嗚哭了起來:「晚星寶貝,你受苦了嗚嗚嗚嗚….」

江晚星一臉的懵懂,但還是張開手臂抱住了發癲的姐姐。

姐姐什麼時候這麼溫柔了?她不是一向不喜歡我的嗎?

雖然不理解,但江晚星還是很高興,她摸着江舒榆毛茸茸的腦袋,絲毫沒有計較她之前的冷漠態度。

「別哭姐姐,我這不是沒事嗎?

嗚嗚天使,絕對的天使!

江舒榆此刻是真的憐惜這個妹妹了,明明這麼善良漂亮,可偏偏卻有着先天性心臟病,當初寫這本書的作者是不是腦子被門夾了啊?

雙胞胎姐妹,還非要整個這狗血設定,難道不應該是兩個一起心臟病嗎?

她愛憐的摸了摸江晚星的腦袋,門外突然被敲了幾下,江晚星聲音明顯激動欣喜:「學長!」

聞言江舒榆扭頭,霎時間瞪大了眼睛。

「我的爹,我的爺,我的襪子我的鞋,我嘞個大伯二舅爺…..」

只見門口的男人清冷的站在那裡,他穿着定製合身的灰色西裝,一身禁慾氣質擋都擋不住,精緻如雕塑的五官跟動漫建模一樣,還戴着一副金絲眼鏡,妥妥的斯文敗類。

江舒榆腦海里立馬將這個人的外貌跟書里的角色對應,結果就是好傢夥。

陸時謙,書里反差感最大的一位大佬,陸家政界起家,他本人就是個雙商奇高的天才,一邊接管陸家這個龐大的家族,一邊擔任帝都法庭的庭長職位。

外界都傳他是鐵面修羅,所有權貴子弟但凡犯了事惹了他,都逃脫不掉陸時謙的審判。

所以他也是帝都人人敬畏的高嶺之花,哪怕長得再帥,千金小姐們也不敢靠近。

可江舒榆卻知道,陸時謙這傢伙就是個表面清冷,內心變態的反差大佬!

都說接觸法庭的的男人,多少都有點虐人的傾向,陸時謙也不意外,他甚至會動用私刑!

稀奇,姐妹倆竟然都在。

不是說江舒榆討厭晚星這個妹妹嗎,今天來怕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吧。

陸時謙優雅的扶了下自己的眼鏡,江舒榆不禁嘶了一聲,真是自己心黑看誰都黑啊。

「學長..你怎麼來了?」

江晚星有些受寵若驚,雖然陸時謙也算是跟她關係不錯,但親自來病房看自己是她沒想到的。

「最近正好來A國出差開會,有幾個棘手的案子需要處理。」

「聽說你病了,所以就來看看。」

當年在學校,陸時謙是法律系,江晚星是美術系,兩人都是風雲人物,但其實陸時謙在繪畫上也頗有造詣,還辦過自己的美術展。

他很欣賞江晚星的天賦和靈氣,當年一度被人傳是最應該在一起的情侶。

只不過最後也沒成。

「你就是晚星的姐姐吧,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