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叮!】

【恭喜宿主蘇寒跑龍套1000/1000!】

【成功激活反派影帝系統!】

【獎勵新手大禮包一份!】

躺在床上的蘇寒耳邊突然傳來冰冷的系統聲。

這系統來得及時,讓他很是意外!

他呢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因為前世熬夜看電影猝死,重生來到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呢跟二十一世紀的世界差不多,最大的差別就是前世很多火的電影,電視劇,這個時候還沒有出現。

到這個世界後,他一心來到橫店打拚,本以為能夠像王保強一樣從跑龍套開始,以後也能混到影帝的位置。

但不曾想到的是,他這龍套一跑就是好些年,一跑就是一千個龍套角色,前途一點都看不見。

也就在他準備自暴自棄,躺屍度過此生的時候,突然來了系統。

沒想到這小說里才會出現的系統居然真的出現了。

他很是興奮,連忙坐起來。

反派影帝系統?

這系統名字有點東西啊。

他開始研究這個系統。

「打開大禮包!」

【恭喜宿主成功打開大禮包,獲得模擬《一個人的武林》,封於修角色三個月!】

【請問宿主是否即刻進入人生模擬?】

我去,一個人的武林,封於修?

這部電影蘇寒是看過的。

而且這部電影的飾演者就是王保強。

回想起這部電影裏面的王保強真的是把這個反派角色飾演得那叫一個爐火純青啊。

如今若是自己也能演這樣一個角色的話,那就太好了。

想到這裡,蘇寒義無反顧,選擇進入人生模擬!

……

【《一個人的武林》封於修的人生模擬結束!】

蘇寒從人生模擬器中醒來。

此時的他儼然已經多了一份人生閱歷,眼神里給到的東西有了更多的故事和滄桑。

站在鏡子面前,有那麼一瞬間,蘇寒好像是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封於修的身影。

剛才的模擬,在現實中只是十分鐘的事情,但是在模擬器里卻是經歷了三個月。

在模擬器里的這三個月,他深刻的體會到了作為一個先天殘疾人,本不適合練武的封於修卻為了練武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那種痛苦。

妻子患了癌症卻狠心殺掉妻子的那種極致到有點變態瘋魔。

為武而生,為武而活,為武而痴的瘋子!

「功夫是殺人技,既分高下,也決生死!」

蘇寒晃了晃頭,努力讓自己從角色中走出來。

回過神後,他已然感覺自己身上好像是有一股熱流流經過他身體的每一根筋骨。

能明顯的感覺到身體里有能量,感覺到自己是有力量的。

拳頭一握,青筋暴起。

很明顯,在模擬角色的時候,他也順便把角色的功夫都模擬下來了。

已然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在蠢蠢欲動。

【叮!請宿主儘快出演此反派角色,殺青後,系統會對宿主的反派角色進行評分!本系統將會按照評分高低給不同的獎勵。】

冰冷的系統聲再次響起。

出演這個反派角色?

仔細想想,前段時間的確是有《一個人的武林》這個劇組在橫店裡招募群演來着。

當時楊超月還給他要了聯繫方式,說是那邊招群演啥的,讓他過去。

但他沒要。

不多想,摸出手機,當即給楊超月撥了電話。

「嘟——」

「蘇寒哥,難得啊,你居然給我打電話。」

「超月,我問你個事啊。」

「嗯?」

「你之前不是有《一個人的武林》劇組的聯繫方式嗎?」

「我有聯繫方式,我這就給你。」

「蘇寒哥,你要過去接群演的活嗎?」

「不是,這次不是群演。」

「啊?」

「這次我過去面試男二。」

「???男二??」

楊超月好幾次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反覆問道:「蘇寒哥, 你面試男二?」

「嗯!」

「蘇寒哥,雖然你演技是不錯。但聽說男二很難。現在這部電影就是因為一直都沒有合適的演員來拍這個男二的角色,所以一直沒開機。要演男二太難了,不僅僅要演技,還要會武術。」

的確如此。

《一個人的武林》這部戲之所以一直都沒有開機,就是因為男二一直沒有辦法確定下來,所以才拖到了現在。

「所以這不就是等我去了嗎?」

聽到蘇寒說這句話,楊超月微微愣了愣。

要是以前,蘇寒絕對不會說出這樣一句話的,但今天的他是怎麼了?

是吃錯藥了?

還是沒睡醒?

當然,她一直很看好蘇寒,也非常鼓勵蘇寒。

所以在看到蘇寒這麼有信心說要去面試男二的時候,她還挺欣慰和開心的。

「蘇寒哥,我一直覺得你的演技很好。你這樣的演技做群演真的是浪費了。男二現在這個角色現在還沒確定演員呢,你趕緊聯繫啊,去試試!我覺得你肯定行的!」

雖然楊超月知道這個角色難,也知道蘇寒過去肯定也是不會過的。

但她還是很積極的鼓勵蘇寒。

「等着哥的好消息!哥成名了一定不會忘了你!到時候讓你做我的小助理,要不然你想進娛樂圈,我也可以給你推薦推薦!」

「我進娛樂圈?」

「哈哈,我就算了。」

楊超月開始自嘲:「這輩子能安安穩穩在工廠里打打工,一個月三四千的。再有閑空的話,去找個飯店刷刷盤子,再多賺一份零花。我就滿足了。」

「蘇寒哥,你還有錢用嗎?我給你發五百過去,你查收一下。」

說起楊超月。

她啊,是蘇寒來到這個世界認識的第一個女人。

現在的楊超月還沒有成為明星,還是一個打工妹。

說起她現在的處境也是非常苦的。

每天都要去工廠流水線上班,晚上有時候還會去外面找零工,為的就是多賺一些錢。

她賺的錢不僅要自己用,每個月還要給家裡寄一點。

楊超月人美心善,平時特別照顧蘇寒。

每天晚上下班,一有好吃的,肯定要給蘇寒帶一點。

知道蘇寒做群演很氣餒,每次都會鼓勵安慰他。

如果蘇寒真的站起來了,他第一口肉肯定是要給她的。

這些年來,如若沒有楊超月的照顧,估計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撐到今天了。

這些日子也沒去當群演,根本沒有收入,蘇寒現在身上的確是一分錢都沒有了。

看到微信上的五百塊轉賬,很是暖心。

「這五百塊我就先收下啊,等我賺錢了,還你十倍!」

「嘿嘿,好嘞!」

「蘇寒哥,加油啊!等你好消息!我明晚回去,給你帶好吃的!」

「好!」

「先這樣了啊,我現在就去聯繫一下那個劇組。」

「好!明晚見~」

掛斷電話後,蘇寒聯繫了《一個人的武林》劇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