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兩天後,《一個人的武林》開機儀式現場!

豬頭,黃紙,大香準備齊全,演員,導演還有記者都來到了現場。

演員像榛子丹,繁少皇,楊彩妮,白兵都來到了現場,這幾個演員在圈內算是有一定名氣的。

但蘇寒就不一樣了。

蘇寒就是一個群演,作為一個群演居然能夠演男二這件事情,也是媒體記者們今天抓住提問的重點。

「陳導,聽說您這次男二用的演員並非是職業演員啊,而是一個群演。」

「對此,您會不會有什麼擔心的嗎?」

很快就有記者站出來提問了。

果不其然,對方抓住的重點就是蘇寒作為群演能夠接到男二這個角色。

對於這個記者的問題,陳導倒是從容不迫,極為自如的回答:「說實話,要是一般的群演,我肯定是擔心。」

「但這個群演不一般,他的演技甚至是比專業的演員還要好,並不輸給專業演員。」

「我現在啊,唯一有一點擔心的。」

陳導說到這裡的時候,停頓了一下。

記者繼續追問:「是擔心他演得不好?」

所有人目光灼灼的凝視着。

但是陳導接下來說的話,讓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都極為震驚。

「不,是擔心他演得太好,擔心他把這個封於修這個反派演得太壞了。」

眾人:????

什麼鬼?

這這這回答,違反常理啊。

陳導這回答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啊。

擔心一個群演演得太好?

這也太誇張了吧。

群演就算演得好,也不可能比專業演員好吧。

反正在場的記者聽了他說的都是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問完這一波後,記者們又開啟另一波話題。

「陳導,我聽小道消息說您原本定下來的男二是張戰,是什麼原因讓您寧願選擇相信群演,也不選擇張戰?」

張戰畢竟現在是圈內流量熱潮,所以這群記者也是故意抓住各種可以往輿論方面的點不放。

陳導知道輿論的力量,也是選擇性的屏蔽掉這樣一個問題。

當然無論他回不回答,今天這一段採訪肯定會被媒體放到網絡上,然後開始各種添油加醋,煽風點火去搞事情的。

不過陳導也沒放在心上,而且這些全部都在他的預估之中。

被踩低也並非是什麼壞事,有時候甚至是可以間接的幫助宣傳電影,或許是好的一方面。

上午開機儀式簡單搞定之後。

下午開始開拍。

開拍之前,蘇寒和場內的演員,像榛子丹,繁少皇,白兵這幾個演員,基本都寒暄了一下。

《一個人的武林》講的是武術教頭夏侯武遭遇武痴封於修挑戰,從而在港島武林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的故事。

這部戲剛開始呢,由一個自封南拳王的武術家暴斃死亡的刑事案件拉出序幕,引出一直在監獄服刑的主角夏侯武。

主角夏侯武因為幾年前誤殺他人入獄,在知道這個刑事案件之後,主角第一時間請求協助警方辦案,抓到兇手。

警方答應其請求,夏侯武出獄找兇手。

至此開始了跟封於修對乾的劇情……

其中榛子丹飾演的主角夏侯武,他前身是警隊的武術教練。

少年時一心想成為天下第一,所以跟不少人交手比武,一次意外錯手殺人,淪為階下囚。

也因為這件事情,他發誓這輩子不再用武。

但最後為了守護愛人,不得不跟反派封於修比試。

蘇寒飾演的男二叫做封於修。

這是一個反派角色。

封於修呢,天生殘疾,兩條腿長短不一。

像他這樣的殘疾人本不適合練武,但他卻不屈服於命運,為了練武承受了很多常人不能承受的痛苦。

與親人決裂,甚至是殺掉妻子。

他一心為武痴狂,一心想打敗曾經是天下第一的夏侯武,成為天下第一。

這部戲的主要兩個男主角大概就是這麼一個情況。

第一場戲呢,先開拍的是榛子丹的角色。

夏侯武在監獄裏通過電視看到了刑事案件,然後要找重案組的陸玄心警官,聲稱自己可以幫她破案。

但獄警不答應,他不得已只能在監獄裏打人鬧事,以此來讓陸玄心主動過來見他。

榛子丹那場武打戲很絕。

一個人跟十幾個人對打,都不帶怯場的。

一個人干趴了十幾個人,現場十分精彩,每一個工作人員都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深深感嘆榛子丹不愧是榛子丹,牛批。

榛子丹的打戲結束後,工作人員們低頭交耳起來。

「榛子丹好厲害啊,我以前一直以為他是演出來的呢,沒想到是真的很能打。」

「絕了,一個人干趴十幾個人,還不帶喘氣的。」

「現在有點擔心的是要跟他對打的那個蘇寒了。」

「不不不,蘇寒很厲害的,之前把武術老師都打趴了。你們難道不知道嗎?」

「知道啊,可是就算厲害,也不可能比榛子丹老師厲害吧?」

「我湊,好像也是哦,榛子丹畢竟是專業的武打演員啊。這真的有點難,估計這傢伙待會有得吃苦了,我們也做好準備NG很多次吧。」

看了榛子丹的精彩表演之後,不少工作人員都暗中交流討論蘇寒肯定是比不過榛子丹的。

當然他們討論的這些,蘇寒全部都聽到了。

呵呵,還沒開始呢,那幫人就已經提前下定論了,未免也太小看我了吧。

畢竟我是擁有系統的人啊,封於修這個角色已經深深的刻印在我的骨子裡了,而且我也擁有了封於修擁有的武功,怎麼可能對不過榛子丹?

按照蘇寒所理解的,封於修後期了無牽掛,已經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的狀態。

要不是現在的電影都遵循與邪不勝正,反派必死的定律,封於修絕對能夠反殺夏侯武的好嘛!

說他干不過榛子丹?

那可真是笑話!

再說了,一般電影里肯定是會比現實強化很多很多的,如今榛子丹就只是現實中的榛子丹。

而蘇寒要是直接開演封於修的話,那蘇寒就是封於修了。

所以要真的開打,他絕對能幹趴榛子丹。

想到這裡,蘇寒倒是開始有點期待了。

就在他想着這些的時候,榛子丹朝他走來。

在榛子丹看來,蘇寒是一名群演,第一次出演男二,作為一名新人演員,難免會緊張。

而他呢,作為這部戲的男主,而且他現在咖位在這裡。

無論是出於輩分方面考慮需要去照顧新人還是出於好心。

他主動過來問候蘇寒。

「怎麼樣?小兄弟,第一次出演男二緊張嗎?」

如果他沒有系統的話,那肯定是緊張的。

但現在他畢竟已經擁有了角色的模板。

只要導演開拍,他就可以直接啟動人物模板。

進入模板中,他就是角色本人。

不存在需要演的這個步驟,所以他根本沒在緊張的。

蘇寒搖搖頭:「謝謝前輩關心,我還好。」

「過幾天就要跟你一塊對戲了,到時候碰啊!」

「你要是有哪裡不懂的,隨時過來問我。」

「好!」

只不過榛子丹怎麼也想不通陳導為什麼不找專業的演員來演男二,偏偏要找一個業餘的演員。

不,

甚至是不能稱為演員的群演。

這群演要麼是花錢走後門,要麼真的是有什麼過人之處。

封於修這個角色有六場比較關鍵的戲。

其中前面他出來的三場戲都是打戲,殺了江湖上的三名武林高手。

中間有一場是在天台上跟夏侯武簡單交手,然後要跳天台的戲。

然後有一場是跟女生對打的戲,這個女演員是白兵。

殺了夏侯武的師妹之後,迎來了最後一場戲,也就是在高速公路上跟夏侯武決生死的生死一戰。

這其中有好幾場打戲都是非常有難度的,一場是需要在船上打,一場是在高速公路上打。

這兩場戲難度很大,而且都很危險。

接下來呢,要拍的一場戲是封於修要找多年前江湖中的武林高手之一的北腿王挑戰。

飾演北腿王,跟蘇寒對戲的呢是釋行雨,說名字可能一般人不知道,要是看到他的臉,肯定是在很多像星爺的功夫啊等等各種有武打戲裏面的武打片都見過的。

釋行雨呢也不是單純的演員,他十二歲就入了少林,在少林待了十一年,出來之後就被星爺相中出演了功夫里的十二路譚腿,苦力強。

後來更是跟榛子丹,古添樂一塊出現了導火線,往後又出演了葉問等等等等。

總之這傢伙也是跟榛子丹一個路數的,很能打。

現在劇組的工作人員已經在搭拍攝現場了。

釋行雨呢,趁着這個空隙,也過來跟蘇寒一塊對戲。

「待會的打戲你ok嗎?」

「打戲,我還行。」蘇寒謙虛道。

這時,旁邊一個工作人員飄過:「他打戲啊,可厲害了。之前把我們劇組的武打老師都打趴了。」

釋行雨微微一笑,但也沒放心上。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蘇寒的骨架:就他這身子骨,真能把武打老師打趴?

這開玩笑吧……